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3章 赌博害人

作者:明巧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因为父亲赌博,输钱,家里穷,连孩子都养不起。

    三妹出生后,大一岁的二妹就被送给幺姑妈抚养了。

    到了魏明让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父亲因为与人打架致人重伤被判刑,坐了三年的牢。

    为了挣钱,母亲独自前往广东打工,70岁的奶奶来抚养照顾魏明让,而三妹也被送到了大姑妈家抚养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牢里一个,广东一个,幺姑妈家一个,大姑妈家一个,奶奶抚养一个,一家五口人各散五方、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大堂兄魏明温无人抚养,和魏明让一起跟奶奶生活了一段时间后离家出走,到另外一个县被人收养,也没读书,过了好几年才被找回来。

    而那时他却已经16岁,就到广东打工去了。

    魏明温1岁多就父亲过世、母亲改嫁,变成孤儿,后面跟着奶奶、魏达贵也生活并不稳定,最后离家出走被人收养,然后再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。

    从小没有父母的颠沛流离,小学都没读完的文化素质,导致了大堂兄后面十多年的悲剧。

    父亲魏达贵坐完牢出来后,也跟着去广东打工,与母亲汇合了,直到魏明让读初一。

    六年级考上初中的那个夏天,母亲回来持家,把二妹、三妹接回来,一家人才终于团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兄妹三人跟着母亲一起生活,才终于有了一个家的样子。

    父亲也凭着聪明的脑袋和拼劲、毅力考到了电工证,学会了家具加工,然后从普工一直干到了家具厂车间主任的管理位置,并为了签名练得一手好字。

    然而,深植于父亲血液中的赌博基因,却没有因为见识的增长、能力的变强、文化的变高而有任何改变,经常是一发工资,当天晚上就和工友们通宵打牌,第二天不上班都行。

    不管多聪明的人,沾上赌,永远是赢不了的。

    除了当庄、当老板抽水外,其他赌徒就没有听说谁靠赌博发家致富的。

    即使有,也是跟萤火虫似的,亮那一下下,后面又输出去了。

    魏明让记忆最清楚的是参加中考的2002年,父亲一年到头总共只寄了300元回家,结果年底打电话说他病了,让母亲给倒寄了600元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,也就难怪母亲每次打电话都要问他要钱,没有钱就是一阵大骂,也不管是否身在别人家、让外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因为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,除了书本杂费,还有一大笔学费,魏明让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都没能去读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魏明让中考成绩不错,他读初中时的物理老师又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,同意免了魏明让高中第一个学期的学费,只收了一点书本杂费,魏明让初中毕业就已经辍学了。

    当然,魏明让自己也有不争气的地方。

    上大学后,因为失去了高考的紧迫感,没有老师和家长的耳提面命和监督,魏明让一下放了羊,流连于网吧而不知返。

    最长的时候,周五下午放学前往网吧,包机看小说、打游戏到星期二中午才被同学找回去,那时学校已经差点要报警说魏明让失踪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在办公室辅导员都不敢说魏明让重话,因为几天几夜的吃住网吧、熬夜,已经让魏明让变得面黄肌瘦、精神相当萎靡。

    辅导员怕出事,只说了句“没事就好,回来就行了”,然后就让他赶紧回寝室休息。

    因为自制力的不足,魏明让大一大二加起来挂了足足6科,自己都没兴趣再读下去了。

    恰好2006年大二上学期的时候,魏明让开始进行网络小说写作,手写在笔记本上,到网吧打字上传,赚了几个小钱。

    每个月三四百块的稿费就让他有些不知天高地厚,感觉自己已经能自食其力了。

    于是大三上学期骗了老爸给的几千块学费后并没有报名,而是在校外租了房子、买了电脑开始写小说。

    随后被学校找回去签了自愿退学协议书,上面要家长签字,魏明让才不得不打电话给父亲,让父亲签了用传真传过来。

    魏达贵那时本来与人合伙准备自己出来开厂了,但魏明让的退学给了他极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据他自己说,给魏明让签了自愿退学协议书的当天晚上,他就去赌场输了二十多万,后面几年打工的钱都用来还债了。

    这个事,魏明让自己有责任肯定不错,他也很后悔。但魏达贵自己的赌瘾显然是更大的因素,不能完全怪在魏明让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事情发生在魏明让自己身上的话,无论谁给他多大的打击,他都不可能跑去赌场输二十多万,最多到网吧包机打几天的游戏。

    退学后魏明让就主动屏蔽了与家人的联系,独自漂泊在重庆。

    因为手残懒癌拖延症,加上创意、文笔、故事性都不足,魏明让的全职小说之路并没有成功,一直扑街,无法养活自己,最后还把电脑都低价处理了换生活费。

    随后几年魏明让干过游戏代练、网吧网管、工厂工人、机械厂质检员。

    在重庆一家网吧当网管的时候,还亲历了08年的大地震。

    当时整个网吧都摇晃了起来,坐在椅子上打游戏的老板还以为谁在推他椅子,转头喊道:“谁推我?”

    结果身后并没有人,再看整个网吧桌子、电脑都摇晃了起来,才意识到是地震。

    随后老板大叫一声,所有上网的人才都惊慌失措的跑出网吧,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网吧门店外的一颗电杆歪啊歪的就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后面当过工人,然后又因为大学学的专业是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,勉强找到个机械厂质检员的工作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干质检员并兼职写小说的时候,三妹魏明菲通过QQ联系到了魏明让,表达了父母家人想念他,希望他回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时魏明让在外漂泊了几年,也确实想家了。

    于是,魏明让辞了职,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魏明让离开学校漂泊的几年,魏达贵已经还完了广东的赌债回到家里,通过买卖土地操作拿到十多万启动资金,亲自督工将原来的旧房子拆了,修了一栋四间门面、两层楼的新房,外加一层地下室。

    虽然修房欠了些债,但卖了两间门面和一套住房,也基本上将修房子欠的债还了。

    如此,魏达贵还有两间临国道的门面、一套住房,外加商用地下室,看起来算是翻身了。

    然而,赌博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在魏明让回家之前,魏达贵就已经又欠了十多万的赌债,并将一亩很平整的自留地都给卖了出去,用来还债。

    等魏明让回到家里的时候,家里已经只剩两块小土巴块,加起来也只有四五分地了。

    PS:今晚(1月13日)21:05,上海东方卫视,阅文集团2018年超级IP风云盛典播出,我吃西红柿、辰东、耳根、宅猪、志鸟村、会说话的肘子、老鹰吃小鸡等数百位网文大神,陈凯歌、任贤齐、胡歌、陈坤、杨幂、刘嘉玲、李若彤、华晨宇、张杰等数十位明星导演共襄盛会,喜欢网络小说的书友可以看一看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